五老风采首页?>?五老风采 
王玉堂11月23日在市委办公室讲课稿(《工作通报》稿)

日期:2018-07-09 

编者按:在全市广大党员干部全面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积极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加快改革创新发展步伐的关键时期,为进一步引导广大党员干部保持顽强拼搏、艰苦创业的优良传统和密切联系群众、履职尽责的工作作风,在11月23日召开的全市党委秘书长、办公室主任工作会议上,专程邀请市政协原副主席王玉堂同志以理想信念传统为主题专题辅导作了专题辅导。通过朴实的语言、生动的事例、殷切的希望,向大家展示了老一代优秀党员干部坚定的理想信念、牢固的宗旨意识、忘我的精神状态、扎实的工作作风,对广大党员干部践行“四个意识”和发扬务实作风、扎实开展工作都很有教益,同时也非常符合当前市委强力推进作风转变的要求,值得深入学习、继承和发扬。按照市委主要领导要求,现将王玉堂同志《在全市党委秘书长 办公室主任工作会议上的辅导提纲》印发给你们,请各级各部门认真组织学习领会,同时号召全市广大党员干部进一步坚定信念、弘扬传统、振奋精神、凝心聚力、扎实工作,为加快推进“四个新乡”建设,提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王玉堂同志

在全市党委秘书长 办公室主任工作会议上的辅导提纲

(2016年11月23日,根据录音整理,经本人审阅)

我多次讲过,退休以后,最多也就是个老同志,已经没有作报告讲话的资格了,更不要说讲课。因为今天在座的多数是办公室系统的同志。刘森同志在我们老干部参观大东区的时候对我说:“您是不是什么时候给办公室讲讲过去的老传统。”我说:“行啊。”后来他就抓住不放。我想自己答应他太简单了,因为退休已经20多年了,重新给大家讲办公室工作,确实应该说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承诺也不能不兑现。那讲啥呢?让我讲理想信念传统教育,这个题目太大,我怕讲不了。为什么说理想信念我不能讲?因为中国共产党从成立第一天起就明确了为共产主义而奋斗。一代一代共产党人抛头颅、洒热血,历经战争、革命、建设,一步一步走过来,都是为了这个总的目标。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一系列的文件,习近平同志一系列的讲话,讲得再没有那么清楚了。从咱们新乡市看,市委十一届一次全会上舒庆同志作的报告,从理想信念到民主集中,再到方方面面讲得非常具体。再一个就是,传统教育我也不够资格,因为只有老一辈的革命家才有资格讲传统。我也就是从老同志那里学到一点儿东西,做个“二传手”来传给大家,最多也就是起到这个作用。所以说我今天来这里既不是作报告,也不是讲话,更不是讲课。我没有稿子,大家也不需要记录,如果你听了以后有点感触,那我的目的也算达到了。

办公室从事的“三服务”,从事的办文、办会、办事等,这一系列的工作归根到一点上,最关键的就是在这个岗位上的同志能不能认认真真完成好党委交给的任务,做好参谋助手。话说起来很容易,但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这里,我给大家讲几个小故事,也是我亲身的经历。

我是1949年3月考入华北人民革命大学(中央党校的前身),7月份南下到冀鲁豫边区,冀鲁豫边区撤销成立平原省后,10月份来到新乡,在平原省革命干部训练大队(医学院的前身)学习,训练结束分到原阳县搞土改,土改结束调到县委政策研究室,1952年调到焦作、新乡地委政策研究室,1955年到七里营蹲点,任七里营工作组的秘书,1972年调到舞阳钢铁公司政治部办公室,在那里一待就是8年,粉碎“四人帮”后又回到新乡,前前后后我所待过的单位都是办公室,最后来到新乡市委办公室,1987年到市政协,还管点文字工作,所以这一块儿比较熟悉,那么我先说说办公室文字工作。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1950年的时候,当时整个原阳县委就十几个人。县委书记叫张超,后来是煤炭部副部长。我第一次写材料他给我出了个题目:《原阳县抗美援朝情况报告》。当时写的内容,现在我记不太清楚了,写完后给他送去了。他看后把我叫到办公室,他说:“你坐下,我给你讲个故事。我曾经在山西省抗日联中当政治部主任,开始写材料的时候,还不是政治部主任,只是一名干事,写个材料送给主任。主任说,你知不知道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我一下愣住了。后来,主任对我说,人和动物的区别就是人会动脑筋。”他给我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通过他接受的这个教育,告诉我你写的报告没有动脑筋。你应该下去调查干部队伍、工人、农民、学生,他们对抗美援朝都有什么认识?然后把他们的意见集中起来,再写份报告。这是我第一次挨批评,那个感受一辈子忘不了。之后,我就根据他的要求,一层一层调查研究,后来再形成的报告,登到了当时平原省报的头版头条。这就是我步入办公室搞文秘工作的第一次,也是终身难忘的经历。

第二个故事是1961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副总理谭震林同志带领七八名部级领导到七里营搞民主办社试点。当时有三件事。第一件事说的是第一顿饭,至今记忆犹新。这顿饭,地委高度重视,把交际处的人调去,做了至少有几个盘、几个菜,然后摆了一大屋子。谭震林进去一看,“啪”的一拍桌子:“谁叫你们搞这名堂,毛主席每个月只有3斤鸡蛋啊!你们在这儿大吃大喝,都撤了!”一句话,全部把那盘子、碗里的菜都倒到大锅里烩了烩一人一碗。当时参加民主办社都有哪些人呢?河南省每个县的县委书记、地委副书记、地委书记200多人。第二件事就关系我了。七里营工作组为了迎接谭震林同志到来,写了一个关于七里营整社的材料。参会人员再加上工作人员差不多200多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谭震林同志拿这个材料翻了翻说:“这个材料谁写的?”我赶快站起来说:“我写的,我是地委派驻七里营工作组的。”“这个材料上好多具体数字都空着,没有统计准确,你后面就说整社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你这成绩从哪儿来的?”我听了以后,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从那以后,只要是从我这里出去的材料必须把好关口。为什么说这个事呢?现在有的部门的报告叫我们老同志看,好多数字都空着,前面已经有结论了,这都是非常不严肃、不严谨的工作作风。第三件事关于称呼。会议期间,有的叫他谭总理,我们一般叫他谭书记。他在会上讲:“我问问你们,书记是什么意思?你们老叫我书记、书记,啥意思?”大家没人吭气。他后来说:“我告诉你们吧!书记就是大家说他记,这就是书记。共产党的书记,就是会议上发扬民主,将同志们好的意见记录下来,集中起来,这就叫书记!你们以为书记的官有多大啊!”这个事我记得也是非常清楚。这些都是有关办公室的工作,所以讲给大家听一听。

关于文字工作,我曾经经过老领导、老前辈不断地教育,自己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总结,逐步归结到要把材料写好,就三句话。首先要吃透中央的精神,比如说现在的精准扶贫,首先要弄清楚中央怎么要求的,要求的目的,要求的工作任务、具体做法等;然后要吃透市委的意图,叫你搞材料是为了推动扶贫开发,还是为了找问题,还是为下一步搞什么措施,把领导意图吃透;最根本的一条是搞好调查研究,摸清情况。只要把下面情况吃透了,领导的意图摸清楚了,不用看本,材料就可以写得非常顺畅。现在办公现代化,好多材料都可以从网上凑。说老实话,这种材料做起来容易些,但实际上指导工作的意义比深入调查研究提出来的问题距离差得就比较大。那个时候,一般形成一个报告都需要一两个月时间。比如说,刘健同志主持市委工作的时候,抓了两件事:一件事是企业改革,另一件事是整党。这两件事是刘健同志亲自主持的,召集国营大厂、市属工厂、集体企业,管工业的副书记,一个一个开座谈会,一个厂一个厂跑。我们就跟着从他那儿听思路,然后集中起来写报告,针对性非常强,大家开展工作也比较顺畅。还有整党,我记得那时候写整党总结报告时,刘健同志出题目,叫我们下去调查。我记得国营大厂、市属企业就跑了50多家,公社、农村也跑,然后整党报告送到省委,受到了省委重视。写报告,我总结多少年来的经验就这三条。把握住这三条,不用看本子,典型事、老百姓的话就都在脑子里装着,哪个问题需要用什么例子,拿来就用。

办公室人员在领导身边工作,怎样给领导当好参谋助手?我觉得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坚持实事求是的作风。刘健同志当市委书记时间不是很长,他大概是1938年参加工作,曾经任过济源、温县的书记,后来南下到福建莆田任县委书记、福建省委办公厅任副主任,后来支援工业调到洛阳铜加工厂任书记,1978年调到新乡任副书记、书记。过去我长时间在地委工作,后来到舞钢。粉碎“四人帮”以后,当时新乡市委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常德隆同志到省委组织部,把我调到市里来,任市委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主任就是办公室党小组组长,开第一次生活会,请刘健同志参会,刘健同志按时出席。在会上我讲了三条意见:一是在党小组的所有党员,应该按时参加党小组会议,希望刘健同志也能遵守这个制度,我们办公室同志全心全意给市委领导当好参谋助手。二是办公室接触方方面面、上上下下,下面反映的意见,特别是对领导的意见,我们一定要如实反馈;下面请示的问题,在一周以内一定要回复。三是当时刘健同志的老伴儿不在新乡,生活上我们尽量照顾,但是绝不帮倒忙。刘健同志表态:“好!就按这三条办,特别是‘不要帮倒忙’这一条!”刘健同志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平时他和大家一起到灶上吃饭,要求我们无论是涉及群众利益,还是涉及国家利益,公私一定要分明。在给大家讲党课的时候,要反复强调“秋毫无犯”。个人的东西你可以大方一点,公家的东西那是绝对不可以侵占一分一厘的。那时,市委就一辆车,我们下乡基本上都是骑自行车,我学自行车学得比较早,1950年就学会骑自行车,骑得不怎么样。路上车水马龙,李培性、陆祖耀前面一个后面一个保护我。那时候,市委机关没有招待费,就是卖报纸,谁也不准把报纸往家拿,都得集中起来,卖几十元钱,过节过年买几盒烟招待客人。但是,那时候办公室的同志非常团结,工作起来特别认真,没有哪一个同志迟到早退的。想想我这一辈子,除了生孩子,也没有住过医院,从来也没有迟到早退过,用现在的话讲就是,听党的话跟党走。我就是一条:党叫干啥就干啥。包括今天,我80多岁还在这里和大家交流,不是我和刘森同志认识,也不是说刘森同志以前在办公室工作过,而是刘森同志现在是市委常委、秘书长。我在想啊!这是党让我来给大家讲的,我就必须来。这是一辈子跟老同志学的,就这么简单。

在领导岗位上的同志,你要求别人办到的,首先自己得办到;要求别人不做的,自己首先不要做。不用大会说、小会讲,一个行动胜过一打儿命令。希望现在咱们所有的领导同志,都能从自身做起。刘健同志曾经讲过:“我们职务再高,在党内就是普通一员,跟大家一样,大家可以批评我。”如果都是这样的话,还有什么不和谐、不团结的呢?那个时候,用干部不用个人说、不用个人跑、不用托关系走后门,没有那些不良现象。都是通知放到桌上了,才知道自己被任命为领导了。像李培性任办公室主任,陆祖耀任政研室主任,他们自己事先都不知道,这个作风是老一辈传给我们的。过去同志们之间没有亲疏远近,五湖四海,一视同仁。家里老人有病了或者家里有什么困难啊,领导和大家都去关心。毛主席早就讲过:关心他人比关心自己为重。这个好传统,到现在我退休这么多年,还坚守这一条。家属院里的老同志有事,都喜欢找我。我觉得很高兴,给大家服务很快乐,不觉得那是负担。作为共产党的领导干部,没有特殊化,就应该比别人多承担一点。

市委办公室出去的干部不少,到目前为止,听到反应基本上都是能够遵守党的规矩、遵守政治纪律,认真工作、任劳任怨的。比如说刘森同志,他在长垣任县委书记时,每年都要让我们市里退下来的老同志去长垣一次。每去一次,都有新的感受,一年比一年干得好。老书记郝玉门说:“过去咱们总去温州看改革开放,现在新乡有长垣,何须去温州!”长垣的变化、长垣的用干部、长垣的经济发展,有目共睹。我记得大概是2009年的时候,刘森同志出了一本书,叫做《零资源大思想》,书中不仅包括政治、经济、文化方面,而且还包括做好工作方面,是实践经验的总结,同时对理想信念也作了非常透彻、具体的阐述。中央政研室领导对长垣的评价非常高:一个地方、一个单位“一把手”至关重要,要事事带头、事事走在前,关心大家、爱护干部,爱护不是不批评。举个例子,在办公室工作的同志会遇到领导不执行制度规定,或者是领导决策不正确等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对领导的决策、报告或者是对个别问题有看法,可以直言不讳、随时沟通,消除领导和工作人员的隔阂。领导也是普通人,也会有出错误的地方。要是通过沟通,把问题解决了,就顺畅了;要是把事情搁下,就会形成无形的隔阂。我当时在办公室经常给大家讲:“我有什么缺点,大家尽管说,包括通信员。”我担任秘书长后,还经常会找政研室的同志沟通,请他们出点子、提建议。

昨天,在和市委办公室领导同志沟通时了解到,现在市委办公室30岁以下的占1/4,50岁以上的占1/5。年轻同志有活力、有干劲,一定要抓住有利时机,勤学习、勤探讨、勤调研,增长自己的才干。老同志要计划好自己退下来的打算。我在市政协还没有退,市委就确定我担任市关工委主任。后来,因为上级政策要求,我就从主任退到常务主任,又从常务主任退到常务副主任,但是我跟部分市直老同志交流、承诺过,只要腿脚还利落、脑子还不糊涂,我还要做一些有助于下一代健康成长、力所能及的工作。现在,我还经常下农村看看。我对农村非常有感情,虽然长在城市,但是到新乡、到河南就一直在农村工作。我参加过农村所有的运动,包括互助合作、初级合作化、人民公社等,都在工作组。在这些运动当中,我结识了好多农民朋友,到现在七里营好多妇女队长、生产队长都还来我这儿做客。从他们那儿了解的情况,比下去调研都真实。现在,我在市关工委还联系农村“讲政治、育新人、学科技、奔小康”活动,脑子里装了不少农村青年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典型。只要觉得还有精力,就再干一点。除此以外,我还做老龄工作志愿者、老促会下乡调研等工作。我觉得这些工作,对将要退下来的老同志都可以考虑。就像郑永和同志说的那样,工作退出了岗位,党员永无退休之日,活到老,就是要尽党员的责任和义务到老。退休之后这20多年,我做到了三个坚持。一是坚持写日记,已经写了20多本了,一年一本。二是坚持搞公益活动,有利于党、有利于国家的事多干一点。三是严格组织生活。市政协老干部科党的生活会一月一次,我没有特殊情况,每一次必然参加。从2008年中组部下发了关于党费工作的通知,我就叫老干部科在市委组织部找了党费证,从2008年3月开始,按时交纳党费。原新乡地委副书记、95岁高龄的刘福瑞同志,没生病以前,还坐公交车到市老干部活动中心市委老干部科那儿交党费。他们就是我的榜样!按时参加组织生活,按时交纳党费。凡是市委老干部局、市政协老干部科或者市委,不管哪个部门,如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等让我干个啥事,能干的我尽量参加。

说到老同志,再讲一个事。《平原游击队》这个影视片,大部分同志都看过,主人公原型是北疆军区司令员郭兴同志。现在,大北农搞了个郭兴纪念馆,今年6月份,我们跟罗强同志一起下去拍片子,正好遇见郭兴同志,他领着我们参观了纪念馆的每一块展板,认认真真地讲了一遍。我跟他说:“您今年93岁了,看您的精神状况,能活120岁。”他说:“不,不要120岁,只要7年。”我说:“7年干啥?”他说:“主要看两件事:一件事,看看反腐败能不能搞彻底;另一件事,党的二十大希望选的接班人还是老百姓心里想的。我最关心这两件事。”我觉得话不多,反映了我们老同志的心声。多年以来,我就是粗茶淡饭、坚持锻炼,多干好事、益寿延年,多为党、多为国家做点儿有益的事情。这样的结果就是,身体好了,自己不受罪、儿女不受累。就像洪昭光同志讲的,节约医疗费,造福全社会。

最后,对今天在座的大家提两点要求:一个是从我今天讲的这些故事和经历中悟到一些道理,用到以后的工作当中,从关心下一代来说,我算是尽到了一分责任;另一个是希望同志们特别要振奋精神。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长征精神、抗洪抢险精神、史来贺精神,就是来自于理想信念。有了理想信念,就可以说什么困难都可以克服。特别是年轻一代,你们一定要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敢于担当、敢于创新、敢于拼搏,为咱们党、为咱们国家、为咱们人民、为咱们新乡市的发展进步,作出自己的奉献!

谢谢大家!